04
04.2020

南寧的“臺風天”

生活品味(玩樂)  

近幾天臺風“韋帕”緩慢來襲,東南風2至3級,最低溫度23度,最高溫度28度,局部地區有陣雨或雷雨。強降雨帶來了降溫。“臺風要來了!”成了南寧時下的熱門話題。走進菜市,壹個個商販叮囑:“冰箱裏多儲備點吧,臺風要來了”。我點頭稱是。我感覺,南寧的“臺風天”並沒有那麽可怕。好心的菜市老板“嗯”了壹聲:妳是沒有見到來勢兇猛的臺風啊!就去年,某大學校園裏,即將成熟的芒果落滿壹地哦,那是“臺風鬧的!”

 

喔,南寧的“臺風天”真的很可怕呀!

 

這次的臺風放慢了腳步,也許打小被纏足,“三寸金蓮”壹路跨洋過海,翻山越嶺,搖搖晃晃,靦靦腆腆,溫溫柔柔,便是情理之中了。小區裏足有8層樓高的大王椰子樹,挺拔的身軀愈發偉岸,形似壹片片“箬葉”的葉片,在風中時而勁舞,時而慢四。晚上不用開空調了。床前鏡湖月,帷簾翩遷愜,清風徐徐湧,瑞孜呀呀悅(楷瑞和惟孜在舞蹈“哎呀呀”)。

 

舉頭望不到明月,低頭思起了故鄉。

 

在我老家湖北枝江,不時有師友親朋在訴說壹個“熱”字。熟人在街上碰面:“熱啊!”“太熱了!”“像蒸籠!”“熱死了!”微信上都是“熱”的問候,“熱”的圖片。侃的倒也詼諧,幽默,搞笑,滑稽。有雅興的詩人、作家,便把度夏的妙趣壹壹傾瀉紙上,壹吐為快。恨不得按照李白在《夏日山中》說的壹樣:“懶搖白羽扇,裸袒青林中。脫巾掛石壁,露頂灑松風”。“熱在三伏”沒有別的祛暑方法嗎?哪兒涼快哪裏待去,唯有待在空調屋裏嗎?

 

詩人余昌洪老師曰:活動活動,活則必動。動身動腦,調節機能,促其平衡,運之協調,不別不扭,不阻不滯,氣血兩通,周身活絡,自然健體。

 

我體會,老師的意趣在於,無論熱冷,心態至要。適量運動,活腦病消。

 

詩人牛文超老師則賦詩吟懷,吟出了《度夏六則》。習古詩古文,逛江城江境,贊古樹古韻,覽奇峰奇峽,嘆百年紫薇怡紅盛夏,吟萬千池蓮清雅高潔……

 

作家毛春生老師告知:昨天(7月30日)突降暴雨,非常解暑,我倒是即興隨心胡編“跑暴之樂”:“空調房裏避酷暑,窗簾壹扯隔皎陽。誰說唯傾高山靜,火籠城中享清涼。忽聞窗外風聲鶴,陽臺衣架嘩嘩響。榻臥壹側有孫娃,南柯夢中正倘佯。起身弋步客廳處,大嗇陽臺迎風狂,蔓蔓青蘿掛瓊宇,雷聲滾滾賽獵場。壹場暴雨傾盆摞,虹日難抵霾雲曠。無邊裸葉瀟瀟下,伏天跑暴滅暑殤。”

 

即日,壹場暴雨,壹掃久旱、燥熱引發的火燒火燎的不良情緒,老師發自內心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。為家鄉“久旱逢甘霖”而歌、而贊。

 

回想小時候,母親的淩波床前沿,兩重檐子遞次向上,鏤空雕花,飛龍走鳳,雅趣橫生。龍鳳花鳥蟲兒在歲月裏褪色了,但那鳳凰於飛、蜂蝶戀花的氣態和神韻猶在。床的三面各設置了擋板,前面左右兩側也有兩塊擋板,約占據了總長的壹半,留出可供兩個人坐,方便上下床的空檔。床的四角有方形立住,支撐床頂——長方形頂架,四季掛著的蚊帳四角,便在四個立住頂端生根,邊邊角角,抻抻展展,白白凈凈,清清爽爽。靠近床前擋板處,左右各有略高出擋板的方柱,方柱和擋板的表面,都有雕刻的花鳥圖案。方柱上部各有壹個頸項,這是掛帳鉤的地方。

 

我記得母親的壹件夾襖,青燈芯絨面料,隨著光亮改變,青色的程度也時而黯淡,時而靚麗。裏料為深灰色棉布,松松軟軟,綿綿柔柔,舒舒適適。常年晾在床前右邊擋板上。遇到夏天陡下暴雨,陡降氣溫,這燈芯絨夾襖就派上用場了。那時的氣候,就跟現在光顧南寧的臺風“韋帕”緩慢來襲壹樣,陣陣的雨,清清的風,朗朗的爽。

 

床上四季放置棉被,會定時或不定時,接受太陽紫外線照射,墊著的棉被下,還有厚厚的稻草,對於棉花主產區來說,這可是金貴的。那是在江北稻區運來的。稻草經久耐用,經常曬曬即可。遇到電閃雷鳴的暴風雨來襲,我就會緊縮在母親的淩波床上。母親會緊緊抱著我:“幺姑啊,不要怕,翻個身,壹會兒就會好的。”我把頭縮進母親的懷裏,聽得到母親有節奏的心跳和平穩的呼吸,還有那緊貼著我,傳導給我的身體余溫,那樣的親和那樣的暖。

 

這是我小時候特喜歡這樣的天氣的原因。母親不用下田出工,在家熱飯熱菜地伺候我們。哥姐壹起翻“牛眼睛”(將壹根長長的白索子打個結,姐兩手在手上各挽壹圈,再岔開手指,哥用中指互挑姐兩手挽的那根線內側,呈現交叉狀到自己手上,姐再繼續用食指串起上端的兩根線到自己手上,如此反復,直到兩手的五個手指上都穿滿了線,若幹個“牛眼睛”就自然出來了)、打“雙升”撲克牌、玩“捉迷藏”的遊戲等,很有趣味。

 

這是我現在特懷念母親的地方。白撲撲的飯,香噴噴的菜,暖融融的家。“媽在,家就在”,壹點也不假。“晴帶雨傘,飽帶饑糧”,這是母親常掛嘴邊的叮鈴;“吃不窮,穿不窮,算計不到時時窮”,這是母親持家的“至理名言”,可我老記得這句話,就是不會理財;“撮屋上的瓦,看屋下的人”,這是母親以包容之心,善待壹切;“滴水之恩,當湧泉相報”,“吃木耳不忘樹根”,這是教我懂得感恩;“腦袋是圓的,不要長角”,是要讓我順應自然法則,順應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……

 

母親沒有上學,只是小時候讀過《女兒經》,只是受過不少“輪絆”(方言,吃過很多苦的意思),只是“半邊戶”苦撐過來的(父親在堤防管理段等單位工作,俗稱“半邊戶”)。

 

母親待人摯誠,家裏經常是賓客盈門。母親能說出很多富有哲理的話,用大作家甘茂華老師的話說,就是《母親語錄》,遺憾的是,可嘆我筆拙,未能整理出來。

 

時光快速運行四、五十年後,命運有時會開玩笑,有時會捉弄妳,有時也會給妳意外驚喜。在南寧遇到了溫和的“臺風天”,也許就是“熱在三伏”給我的“意外驚喜”吧。平常出汗多的“酸酸臭臭”的味兒沒有了,“急急躁躁”的情緒也平復了許多,“起起伏伏”的亂麻也理順了許多,剩下的只有壹根根大王椰子樹盎然翹楚的魅力身姿成天伴隨,還有大王椰子樹壹片片“箬葉”的盡情舞蹈,還有大王椰子樹上“唧唧喳喳”的鳥兒清脆的歌鳴……

發表於2020.4.04
留言(0)
博客名稱 :
冰天雪地
網誌名稱:
xiaobai2's blog
使用天數:60
性別:
電郵:pengcier28@outlook.com
按月份瀏覽
    2020
  • 一月
  • 二月
  • 三月
  • 四月
  • 五月
  • 六月
>> 更多
系統分類
  • 生活品味